<object id="els1m"><li id="els1m"><listing id="els1m"></listing></li></object>
  • <center id="els1m"><em id="els1m"></em></center>
    <code id="els1m"><small id="els1m"><optgroup id="els1m"></optgroup></small></code>

    1. <center id="els1m"></center>
      <big id="els1m"></big>
      1. 封面

        鄭秉文:“走窄路”的經濟學家

        王曉霞  2024-01-02 15:32:28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深耕社會保障研究領域,致力于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社保制度比較、社;鹜顿Y、福利國家等社保理論和實踐研究。發表論文、文章、內參、著作和譯著合計900萬字。

         

        2023年度經濟學家鄭秉文

         

        獲獎理由

        他近三十年來深耕于社會保障研究領域,在學術成果和政策建言方面均卓有建樹,是國內外社會保障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面對人口老齡化沖擊,他積極主張人口政策調整,呼吁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倡導構建多層次多支柱養老金制度。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他兩度在提案中建言放開三孩,以破解“少子老齡化”困局,體現了一位學者對重大民生問題不懈的關懷。

         

        雖然多年來看過不少媒體對鄭秉文的專訪,也曾經多次向他約稿,第一次見到這位在社保領域如雷貫耳的業界權威,卻是在前不久《中國新聞周刊》舉辦的2023“年度影響力人物”活動現場。

         

        持續兩天的強降雪過后,北京迎來寒潮天氣。在體感溫度接近-10℃的嚴寒中,鄭秉文乘坐地鐵來到了活動現場,室外的嚴寒并沒有遮蔽他爽朗的笑聲,映照著北京飯店廊廳里高高的拱頂下的金黃色燈光,在融洽的氛圍中,我快速打量了下這位年近69歲的學術大咖,只見身著一套黑色西裝打著紅色領帶、滿頭銀發的他,在溫文爾雅、謙遜平實的神態中透出些許慈祥和睿智。

         

        眼前這位低調內斂的學者,是國內外著名的社會保障專家,中國社會保障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30年前他在法國馬恩河谷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Est Marne-la-Vallée)教授亞太經濟時,看到發達國家的社保制度非常成熟,就開始研究世界各國的社保制度,從此深耕于此,回國后成為中國最早一批研究建立社保制度的學者,學術成果豐碩。當下,他最關心的是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的建設,這是國家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必須著力推動的事。如何在不增加企業繳費負擔的情況下,實現養老保險的保值增值和長期收支穩定,是他近年來研究的重中之重。

         

        鄭秉文在中國社科院學習工作至今正好40年,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第五任所長、拉丁美洲研究所第四任所長兼黨委書記、歐洲研究所副所長、研究生院副院長等職,兼顧行政工作、教學與研究。作為知名經濟學家,他在深耕社會保障學科基礎研究的同時,也注重對策研究,“社保研究作為一門應用學科,必須要跟實際結合,要為國家服務、為全民服務!彼f。

         

        由于數十年來專注于社保這一個領域,有媒體形象地稱他為“走窄路”的經濟學家,這不是戲謔而是一種敬重。一個多月前,《中國新聞周刊》邀請鄭秉文作為2023年度經濟學家出席“年度影響力人物”活動時,他頗有些疑慮,追問我,自己的研究領域比較窄,僅限于社會保障這么一小塊兒,是不是“有點不夠格”?這追問不是飽經世故后的假意推脫,真誠又謙遜,令我印象深刻。

         

        近30年專注社會保障研究

         

        從1994年在法國Marne la Vallée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亞太經濟時開始研究社保制度算起,鄭秉文研究社會保障問題已有近30年時間。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國內經濟學界很少有經濟學者在一個研究領域沉下身心做長期研究,經常是強調“短、平、快”“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在談及為何能長期堅持這一研究領域時,鄭秉文說,1995年從法國回到中國社科院工作時,他就自主選擇了當時在中國尚為“朝陽學科”的社會保障領域,他相信,隨著國家社保制度建立,對這個研究的需求會越來越大。

         

        彼時,中國在1986年剛剛推行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試點,并于1991年決定建立一個全國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而醫療保險制度則尚未起步,研究社保的人很少,懂社保的人更少,社會保障制度在中國作為一個舶來品,更依賴于國際經驗的借鑒和引入。這對于親身體驗歐洲社保制度、剛從法國回來的鄭秉文而言,正是大有可為之時。

         

        之后的幾年,鄭秉文組織研究社會保障的學者主編了《當代社會保障制度研究叢書》(共18本,也被稱為“ssss”叢書),包括《社會保障分析導論》《社會保障制度的國際比較》等,現在看來盡管這是一套研究相對較淺的介紹性質的叢書,當時在國內已經是不可多得的權威著作了。

         

        這套叢書中,也有鄭秉文獨自翻譯的三本譯著,包括丹麥學者艾斯平-安德森全球聞名的名著《福利資本主義的三個世界》,書中介紹了社保制度模式分類的三個類型。艾斯平-安德森的這本書促成了很多發達國家一個名為福利模式分型的學科的創立,當時恰逢美國時任總統里根、英國時任首相撒切爾主張福利國家“瘦身”改革運動在90年代持續蔓延,美國、歐洲等大學紛紛開始設立這一新學科。此外,鄭秉文還從法文直譯了法國學者卡特琳的著作《社會保障經濟學》,以及加拿大學者米什拉的著作《資本主義社會的福利國家》。

         

        “當時翻譯的這三本書,對我個人的學術成長促進非常大,很多知識都是從翻譯中學到的,很快我在社會保障研究這個領域就成為國內最熟悉相關問題的人之一了!编嵄幕貞浾f。

         

        鄭秉文1992年先在巴黎第十一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Sud XI)讓-莫內學院(Jean Monnet)的勞動社會科學研究中心(CRESST)跟隨Guy Caire教授和Bertrand Bellon教授做了一年半的博士后,然后到巴黎馬恩河谷大學的經濟學院的院長Pierre Duharcourt教授那里執教一年,1995年堅定地選擇回國發展,很快就在國內社會保障研究領域立穩了腳跟并擁有了一席之地。對于40歲回國重新確立研究領域學者而言,沒有幾分堅毅和拼勁,很難想象在短期內就有這么一番作為。

         

        鄭秉文1955年生于遼寧,父親是鞍山鋼院小工廠一名基層干部!拔幕蟾锩遍_始后,學校都停學了,就讀小學高年級的他沒有事情做,就在家里讀讀書。由于父母重視孩子們的教育,加之他本身在學校的功課就很好,在學業上他幾乎沒有受到太大影響。那個時候,他們家住在鞍山鋼鐵學院的大學宿舍區,可以從圖書館借出一些書來,他至今記得因為讀書入迷,在床上長時間用一條腿壓著另一條腿,導致無法走路,最后請父親的同事來給扎針灸的事。

         

        學業之外,在三兄弟中排行老大的他,因為從很小的時候起就喜歡擺弄樂器,也自學了一些相關知識,后來被錄用為一個劇團的小提琴手,也因此沒有像很多知青包括他弟弟一樣上山下鄉。在恢復高考的1977年冬天,他順利考進了遼寧大學,后來考入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攻讀碩士和博士研究生。

         

        30多年后的今天,中國早已經建立起了社會保障制度的四梁八柱,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和正在試點的長期護理保險等在社會變遷中也在不斷改革和完善,接下來,將養老保險初步的全國統籌進一步升級、推動全面實現醫療保險的省級統籌、完善靈活就業人員社會保障制度并提高保障水平、優化醫保目錄藥品集采都是必須妥善解決的事。但毋庸置疑,目前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已基本起到了“;尽钡淖饔,造福于民。

         

        鄭秉文說,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建設的問題。中國養老金有三大支柱,城鎮職工、城鄉居民兩個板塊的基本養老保險構成第一支柱;企業年金、職業年金是第二支柱;實施了一年的個人養老金制度是第三支柱。由于人口老齡化發展很快,第一支柱面臨著財務可持續性的巨大壓力;第二支柱在2億職工中目前只覆蓋了7000多萬人,其中,企業年金主要挑戰首先是企業經營狀況壓力增大,目前只有3100萬人參與企業年金,覆蓋面難以擴大;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制度施行近一年,4000多萬人開立了個人養老金賬戶,但只有大約四分之一存了錢,其中只有一半多進行了投資,買了金融產品,繳存金額少、投資收益低是目前面臨的主要挑戰。

         

        養老金體系需實現“兩個轉變”

         

        “現收現付的養老保險制度在有人口紅利時很管用,而2022年中國人口已經開始負增長,退休人口比例快速增加,人口老齡化的問題將日益嚴峻,依靠原來的人口紅利型養老保險制度已經開始感受到壓力了。據測算,在第一支柱占主導的情況下,2027年中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將達到峰值,從2028年開始當期收不抵支,當期余額的增長由正轉負,且此后會一直保持負值,無法儲備很多的社會財富!

         

        因此,鄭秉文認為,未來要大力發展養老金制度第二、第三支柱,所以,中國的養老金體系應該實現“兩個轉變”:一是從負債型向資產型養老金體系轉變,二是從人口紅利型向資本紅利型體系轉變。在他看來,2019年11月國務院印發的《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首次提出“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社會財富儲備”,以及此后諸多會議和文件中的相關提法,都意味著今后要大力發展第二、第三支柱,同時,還要做大做強養老金財富儲備,就是全國社;鹄硎聲淖饔脤⒃絹碓酱。

         

        換言之,從發達國家的經驗和做法來看,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的核心資產就是第二、第三支柱養老金資產,還包括全國社;,這是中國的一個優勢。第一支柱是現收現付制,而第二、第三支柱為積累制,把人口紅利型的制度變成資本紅利型的制度,就是要將靠負債型的制度變成靠資產型的制度,讓錢生錢,以提高養老金的支付能力,填補收入和支出的缺口。

         

        “‘兩個轉變’的說法是我總結出來的,其實,這是發達國家過去二三十年時間里的一個最新的發展趨勢。其中,第一支柱的發展方向是從純粹的現收現付制(DB PAYGO)向部分積累的現收現付制(DB FF)過渡,這是國外的一個制度創新,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走在了前頭,早在二三十年前,他們就開始動起來了,目前看,效果非常好,所以,這個模式越來越受到關注。國外的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是非常發達的!彼f,資產型制度不但能夠像負債型一樣發放養老金,還積聚了比GDP更加龐大的養老金資產,這些養老金資產使國家形成了長期的股權資本,而這在中國的社會融資體制中是十分稀缺的。

         

        在鄭秉文看來,中國的養老金體系實現“兩個轉變”的外部條件正在逐漸具備,從負債型向資產型體系的轉變、從人口紅利型向資本紅利型體系的轉變,這就是《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指出的夯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社會財富儲備的含義,這個文件是指導我國養老保險改革的一個行動指南,中國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在“兩個轉變”的改革過程中,對第一支柱養老保險制度來說,應當提高制度的吸引力,提高制度的激勵性,改革的方向是讓個人現在的繳費與未來拿到的養老金之間聯系得更緊密一些。目前正在36個城市試行的個人養老金實際上就是一種特殊的長期儲蓄,稅收優惠是一個方面,更為重要的是,好的資本市場可以帶來好的收益,這更重要!瓣P鍵在于資本市場的完善和養老金制度的完善,這是實現養老金體系‘兩個轉變’的決定因素!彼麖娬{。

         

        發于2024.1.1總第1123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鄭秉文:“走窄路”的經濟學家

        国产在线资源全集,国产在线自在拍91精品,国产在在线免费观看,国产这里有精品视频
        <object id="els1m"><li id="els1m"><listing id="els1m"></listing></li></object>
      2. <center id="els1m"><em id="els1m"></em></center>
        <code id="els1m"><small id="els1m"><optgroup id="els1m"></optgroup></small></code>

        1. <center id="els1m"></center>
          <big id="els1m"></big>